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通过“技术的慧眼”看透“观众的需求”
来源: 发布时间:2018-05-04

IMG_4966.jpg

上海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验收会现场     

     2018年5月3日,由上海博物馆建设的一个国内首创、全面基于数据的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通过验收,即将开始投入运用。该项目由上海博物馆主持开发、万达信息承建,它是为上海博物馆的管理从“经验驱动”到“数据驱动”作出初步尝试和框架结构的建构,也是未来“智慧上博”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微信图片_20180504125116.jpg

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接受媒体采访

IMG_4934.jpg

上海博物馆数字化管理平台验收会现场

     信息化工作始终是上海博物馆业务工作中的一个重要方面。2016年12月6日,国家文物局发布了《“互联网+中华文明”三年行动计划》,提出要用三年时间,推进文物信息资源开放共享、调动文物博物馆单位用活文物资源的积极性。上海博物馆数据中心是以数字化为技术手段,博物馆学为理论依据开发的数据分析和管理系统。它以博物馆管理为核心,以流程管理为主线,按人、馆、物对数据进行分类管理。项目所采集的数据内容包括了上海博物馆的藏品、观众客流、新媒体传播、展区观众的行为、文创产品销售等数据,涵盖了博物馆收藏、研究、传播三大功能的基本面,融合了博物馆业务工作的主要流程,对博物馆的主要业务数据进行了科学挖掘和精准分析,并以可视化的形式予以形象科学的表达。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观众参观客流数据界面.jpg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观众参观客流数据界面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新媒体传播数据界面.jpg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新媒体传播数据界面

     项目以技术手段实现了博物馆业务的多个维度的关联分析、精准服务和评估;及时准确、全面综合地反映了博物馆的实时运行状况,为未来博物馆实施精细化管理做了一个良好的示范。在这一系统中,既可以精确搜集博物馆每一天、每一小时的观众人数,也可以大致了解到馆内观众的实时方位;通过展馆APP及WIFI信号抓取的客流数据,还可以实时了解各展厅的人流实况,并能够根据预设的环境预警阈值自动对出现人流拥挤的状况进行报警,分发至相关部门,及时触发解决预案,保证观众安全、舒适的参观体验;系统既可以了解本馆收藏的体量,也可以看到藏品与展品的比例;既可以知道博物馆实体空间、常设陈列的传播能级,也能了解到博物馆的远程传播如网站、微信、APP和临时展示及活动的传播效应。可以预期的是,通过对上述各种数据的长期累积,多维度分析,获得博物馆公众服务效应的数据画像,得到博物馆传播的趋势性预测,将为上海博物馆及时调整发展策略,实施基于馆藏和观众需求的精准服务产生重要的评估及决策依据。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观众服务数据界面.jpg

上海博物馆数字中心观众服务数据界面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大事年表界面.jpg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大事年表界面 

     目前日渐为人们所重视的数字人文研究告诉我们,数据之间的广泛互联能够呈现出数据特有的规则,可以为人文研究提供新的研究资源,形成新的研究视野。本次项目中的“董其昌数字人文”专题子项是国内博物馆在数字人文研究领域进行的一次开拓性实验。该项目以明代著名书画家董其昌为本体展开数字化研究和展现,依托本馆丰富的藏品资源和雄厚的研究基础,初步打通了藏品基本数据和研究数据之间的壁垒,以数字化技术辅助传统的器物研究。项目依靠数据关联和量化分析,以可见的形式展现与董其昌相关的时、地、人、事,并尝试引入最新的机器学习技术,以人工智能方式分析中国古代绘画的元素及特征,构成素材数据抓取和聚类的自动化模式,这也是目前中国书画研究中首创的新手段。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人物关系图界面.jpg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人物关系图界面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机器学习界面2..jpg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机器学习界面

     新的时代,以文化保存与传播为己任的博物馆在时代的变革中也面临着自我更新和发展的挑战。这一项目的开发和建设,正是上海博物馆融入新时代,应对新形势的一次勇敢实践。上海博物馆馆长杨志刚表示,“上博数字化管理平台的搭建也是为上海博物馆东馆建设所做的先期试验,将为未来多点办公一体化数字管理打下相应的基础,推动国内博物馆信息化建设,探索让文物‘活起来’的新路径。”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作品作品高清展示界面..jpg

董其昌数字人文项目之作品作品高清展示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