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新闻动态
千文万华—中国历代漆器艺术展
来源: 发布时间:2018-11-15

IMG_5800.jpg

开幕式现场

     中国是漆器的发源地,河姆渡文化遗址中已发现距今7000年的漆器。漆器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重大贡献。2018年11月16日至2019年2月24日,“千文万华——中国历代漆器艺术展”在上海博物馆一楼第一展厅展出,将系统展示280余件自战国时期直至二十世纪的中国漆器珍品,其中270余件为上博馆藏。

微信图片_20181115161245.jpg

上海博物馆李仲谋副馆长接受媒体采访

     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馆之初,上博便开始了漆器文物的收藏。1979年与湖北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湖北省出土战国秦汉漆器展”,通过集中展出荆楚地区战国、秦、汉考古新发现中的漆器精品,吸引社会大众和专业研究者更多地关注漆器艺术,推动了当时全国对漆器尤其是早期漆器的研究。时隔将近40年,上海博物馆再度推出漆器特展,本次展览系上海博物馆首次系统、完整地展出馆藏漆器。

微信图片_20181115162604.jpg

上海博物馆工艺研究部包燕丽研究员为媒体朋友介绍展览

     展览分为六个部分,以时间为序,以工艺为纲,系统地展示了自战国时期直到二十世纪中国漆器的工艺特色与艺术面貌。品种有彩绘、素髹、雕漆、螺钿、金饰、建漆等等,涵盖了中国漆器史上两大高峰时期的多数工艺品种。

     战国至汉代是中国漆器史上最光辉灿烂的时期。这一时期的礼仪、生活、丧葬用品,都可以用漆器制作,各地墓葬中出土的以彩绘为主的漆器数以万计。由于本展览侧重于漆器艺术史的后段,故此未能展出这个时期重量级的漆器珍品,但通过视频资料等,观众可以了解湖北随县战国曾侯乙墓和湖南长沙马王堆等处汉墓漆器出土的盛况。

     宋元明清时期是漆器史上的第二个高峰,品种繁多,数量可观,而且以艺术品居多,出现了“千文万华”的局面。这也正是本次展览展示的重点。为了向观众介绍此前为社会了解不多的宋金时代漆器,我们特别借展了浙江省博物馆、常州博物馆、福州市博物馆、大同市博物馆所藏的7件重要出土漆器珍品。有些堪称顶级的国宝,自出土以来从未离开过当地。

4.jpg

展厅场景

     第一部分:“漆彩飞扬”。主要展示战国至秦汉彩绘漆器,共有展品38件。彩绘漆器是出现时间早而又延续时期长的漆器品种。自新石器时期开始萌芽,经过夏、商、周时期不断探索,到战国、秦、汉时期达到鼎盛,以后历朝历代都有制作。展览中有一批上海博物馆于2008年从湖北省荆州博物馆调拨的该地区墓葬出土器物,另有部分本馆旧藏和近年来入藏的器物,风格各不相同,可以反映这个时期漆器生产的普遍性。

     第二部分:“清雅素髹”。共展示素髹漆器24件。素髹漆器是出现时间最早、最为简约也是传承时间最久的漆器品种,历代都有制作。展品中有上海地区出土的宋元时期日用品,也有古琴等高雅艺术用品,精致内敛,气息古朴。清代乾隆时期菊瓣形朱漆脱胎器制作工艺高超,装饰华丽,体现了皇家的审美情趣。

剔红游归图莲瓣形盘.jpg

剔红游归图莲瓣形盘

     第三部分:“雕锦镂华”。展示历代雕漆实物96件,这是展览最为重要的部分。雕漆是在器胎上层层髹漆至数十层或百余层,再用刀雕刻出纹饰的漆器,按所髹漆色和雕刻方法的不同又可分为剔犀、剔黑、剔红、剔黄、剔彩等,是传世漆器中数量最多的品种。这个部分按照品种和年代顺序加以展示,力图让观众较为全面地了解雕漆发展的历史。

     第四部分:“螺钿萋斐”。展示螺钿漆器51件。螺钿是用螺、蚌的外壳在漆器表面加以装饰的工艺,有厚螺钿和薄螺钿两种类型。宋元时期螺钿工艺精进,钿片逐渐变薄,出现了许多佳作。展品中宋元时期“黑漆螺钿楼阁人物图菱花形盒”、“黑漆螺钿人物图圆盒”均为海外回流文物,国内罕见,十分珍贵。清代螺钿精益求精,钿片薄如蜂翼,细若秋毫,普遍采用点螺工艺,局部片嵌金花,其构图、配色模拟书画趣味,随彩而施,光华可赏。

黑漆螺钿楼阁人物图菱花形盒.jpg

黑漆螺钿楼阁人物图菱花形盒

     第五部分:“金髹彩妆”。展示各种金饰加彩等漆器50件。漆器的金饰工艺主要可分为嵌饰与描饰两大类。展品中有唐代银平脱铜镜以及戗金、描金漆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县村前乡宋墓出土的“朱漆戗金人物花卉纹菱花形奁”、浙江瑞安北宋慧光塔出土的 “识文描金舍利函”,分别代表了宋代戗金、描金漆器的最高水平,堪称国宝。

     第六部分:“闽风瑞光”。展示近现代福州沈绍安开创的脱胎彩绘漆器21件,另有1件厦门漆线雕代表作,二者均为二十世纪福建地区漆器工艺的代表性品种,时代气息浓厚。

1.jpg

展厅场景

     在举办漆器展的同时,上海博物馆会同中国文物学会将于2018年11月15-16日举行 “中国古代漆器国际学术研讨会”暨“2018年中国文物学会漆器珐琅器专业委员会年会”。会议正式代表近百人,另有来自海外和全国各地的120余名列席代表旁听。研讨会重点围绕宋元至近代中国漆器研究、漆器保护与科技考古、漆器考古新发现等议题开展讨论,40位正式代表将在会上宣读论文。参加研讨会的代表有来自大英博物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弗利尔美术馆、盖蒂文物保护研究所、东京国立文化财研究所、东京国立博物馆、九州国立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北京故宫博物院、湖南省博物馆、湖北省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大同市博物馆、常州博物馆、温州博物馆、荆州博物馆、扬州博物馆、承德避暑山庄博物馆等单位的文博专家;有耶鲁大学、鹤见大学、金泽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北京工业大学、东南大学、上海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等高等院校的学者和教师;还有来自全国各地漆器研究和制作单位的专业人士。中国文物学会漆器珐琅器专业委员会领导成员、本次展览文物借展单位的领导和专业人员以及上海博物馆的领导和有关专家将出席会议。本次研讨会将推动宋元明清漆器研究的发展,并为利用高科技手段开展古代漆器研究开启新的进程。

2.jpg